全本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全本小說 > 拙荊 > 第三回合

第三回合

嗜血殘暴?”青年不語。“若本王當真嗜血,你早便掉了腦袋,哪還有命與本王說話?”燕遊這下是真笑了,“本王留下你,不過是因為想起一則故事罷了。”在看到青年驚異地抬起頭後,燕遊才接下方纔他說的話。“你可曾聽過荊軻刺秦王之典?”“草民不才,隻是知曉。”“那你可知,高漸離拚死亦要殺了秦王?”“……草民知曉。”“你可知此二人刺秦王衣著為何?”“……荼白。”“你今日衣著為何?”“………………荼白。”“高漸離是什...-

燕遊從未懷疑過江僑,即便江僑向他隱瞞了他會武功的事實。

-

與此同時敵軍大帳,江僑也睜開了雙眼。

“這是哪……”

-

江僑和眼前的人互相看了得有一盞茶的時刻了。

“你長得這麼俊,倒是合我的心意不假,”身著黛藍色長袍的青年幽幽開口,“不過……

“雖然你是被俘虜來進貢於我的,但是我也不強人所難。

“我且問你,你可願跟了我?”

江僑的眼底閃過一抹驚詫。

青年笑了,“若你不願,我自會想辦法放你走。

“你應當聽過我的名字,我叫——鴉青。”

這下江僑的驚詫浮現在了臉上。

——他自然是聽過的。

早知道四大邊境地區均有鴉青的一席之地,此人在邊境之上可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據說此人生性好色偏生有著運籌帷幄的本事,這才叫邊境守軍不堪其擾。

如若能殺了此人,亦是大功一件。

眼見江僑的神情浮於表麵,鴉青表現得滿意至極:“看來你果真知道我。既你已知曉我的名諱……

“不知公子,可否告知我你的名諱?”

-

在江僑告知要離開之際,鴉青倒也冇有太過驚訝。

“無事,你們中原人不是有句話叫君子之交淡如水麼,我早便知曉了。”他淡淡地說,“不過若你就這般回去,隻怕會叫那心胸狹隘之人算計——

“我有一計,不妨一試。”

-

戰鼓敲響,兩軍交戰。

一片混亂之中,鴉青挾著江僑出現了。

“早便聽聞中原人狡猾不堪,我這廂算是領教了。”

-到王府的第二封邊境急報,江僑大抵還會一直等他。可現在第二封急報傳到了。在某一日的清晨,江僑騎上了一匹快馬,向邊境地區而去。數日後,兩軍局勢逆轉。——江僑也由此暴露了他會武功的事實。-涼城,將軍臨時府邸。燕遊和江僑麵麵相覷。江僑明麵上越是風輕雲淡,燕遊心裡越是抓心撓肝。如果有人讓河瑾王生氣了,何如?殺。都殺光。可這人是江僑。打又捨不得打,罵也捨不得罵,殺更是不能殺,那他能怎麼辦?!“王爺。”許是看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