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全本小說 > 拙荊 > 第一回合

第一回合

“方纔不見你跪,現下如何又跪了?免禮罷。”青年依言站起身,卻不抬頭。燕遊來了興致:“為何不抬頭?”於是青年又依言抬頭。-“你可知本王為何留下你?”燕遊抿了一口茶,問。青年拱手行了一禮,“草民不知。還請王爺明示。”“你不若自己猜猜?”燕遊吹起本就不燙的茶水來。青年又是一禮行下,“草民不敏,還請王爺提點。”燕遊嘴角一抽,“你可是怕猜錯了本王會要了你的腦袋?這你大可不必憂心,本王並非嗜血之人。”這下青年...-

琴聲悠揚。

青年眉目如畫,每一個動作都彷彿一幅可流傳千古的畫卷。

偏廳裡的人無一不陶醉在青年的琴聲之下。

“停下。”

可偏偏,燕遊叫停了青年的彈奏。

青年抱琴站起身來,向燕遊鞠了一躬。

張籍心下為青年捏了一把汗,快步走到燕遊跟前,“王爺。”

冇辦法,就是再為青年捏一萬把汗,他也不敢怠慢了燕遊……誰叫人家是聖上親自封的王爺呢。

燕遊的劍眉微不可察地皺了一下,“讓其他樂師都回去,就他了。”

青年抬起的眉眼和張籍的目光相撞,俱是一驚。

隻不過青年的驚詫轉瞬即逝,張籍並未注意,而燕遊冇有看見。

-

青年跪於偏廳之中,低著頭,不知道在看什麼。

看著青年的樣子,燕遊不由得想笑:“方纔不見你跪,現下如何又跪了?免禮罷。”

青年依言站起身,卻不抬頭。

燕遊來了興致:“為何不抬頭?”

於是青年又依言抬頭。

-

“你可知本王為何留下你?”燕遊抿了一口茶,問。

青年拱手行了一禮,“草民不知。還請王爺明示。”

“你不若自己猜猜?”燕遊吹起本就不燙的茶水來。

青年又是一禮行下,“草民不敏,還請王爺提點。”

燕遊嘴角一抽,“你可是怕猜錯了本王會要了你的腦袋?這你大可不必憂心,本王並非嗜血之人。”

這下青年可不行禮了,直接就給跪了回去,“草民愚鈍,還請王爺告知。”

-

皇帝開明,盛京城乃至全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同樣地,王爺燕遊昏庸這一“美談”自然也是傳遍千裡。

燕遊簡直要氣笑了,“所以你當真信了那傳聞,認為本王嗜血殘暴?”

青年不語。

“若本王當真嗜血,你早便掉了腦袋,哪還有命與本王說話?”燕遊這下是真笑了,“本王留下你,不過是因為想起一則故事罷了。”

在看到青年驚異地抬起頭後,燕遊才接下方纔他說的話。

“你可曾聽過荊軻刺秦王之典?”

“草民不才,隻是知曉。”

“那你可知,高漸離拚死亦要殺了秦王?”

“……草民知曉。”

“你可知此二人刺秦王衣著為何?”

“……荼白。”

“你今日衣著為何?”

“………………荼白。”

“高漸離是什麼身份?”

“樂師。”

“你是什麼身份?”

“……樂師。”

“既是如此,”燕遊放下茶盞,走到青年身邊,“那本王懷疑你想刺殺本王,可有不對?”

青年身形一僵。

“王爺……”青年在燕遊毒辣的目光下開口,“荊軻、高漸離所刺,皆為君王,且是秦王,可對?”

聽青年辯解,燕遊也不著急,順勢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對。”

“秦王是一國之君,您是王爺河瑾,可對?”

河瑾,是燕遊的封號。

“對。”

“那……”青年突然勾唇一笑,“草民這般辯駁王爺的猜測,可能打消王爺的疑慮了?”

這次換燕遊不語了。

青年抱起琴,轉身離開。

“王爺。”就要踏出偏廳門之際,青年突然轉過頭,“您猜的確是合乎常人所想,隻是草民並非常人。

“您今日與草民所言,隻有一句話您說錯了。

“您所列舉的故事,是兩則。”

-

讓燕遊因為青年後來解釋的幾句話就打消疑慮顯然是不太可能,但燕遊的態度的的確確改變了不少。

具體體現在,開始調侃起江僑來了。

-

恰逢這日江僑穿了一身黯灰色的衣服,燕遊便無情嘲笑他像王府門口那個算命的。

江僑自然也不是吃素的,當場反諷燕遊穿得像包青天,鬨得燕遊一頓午飯吃不下。

而江僑迫於張籍的求助施壓隻好在翌日又換回了荼白的衣服。

誰知燕遊不知是突然福至心靈還是怎的,就來了一句漸離你如今是與那高漸離刺秦王的典故一般無二了。

江僑無奈,“王爺何出此言?”

燕遊隻怕是喝多了,居然一手拽著江僑的衣服,一手抬起,戳了戳江僑心口的位置,道:“你看啊……高漸離喚作漸離,你也喚作漸離。那高漸離著一身荼白,你亦是如此。更何況高漸離是樂師,你……”

“草民也是。”江僑順著燕遊的話接道,“草民的字乃是草民的先生所起,一日為師終身為父,草民忤逆不得,王爺若是不喜歡草民這字……便直喚草民的名諱罷。”

燕遊突然就冇了贏過江僑的喜悅。

“王爺。”江僑開口喚道,“草民並非王爺千金之軀,草民低賤,名諱甚至是字都不值一提,可您不同。草民隻是草民,王爺也隻是王爺,這一點在草民看來,從未改變。”

或許,從一開始,燕遊在他再次上王府彈奏是問他的名諱之時,他告予他便是錯的罷?

-惡人本王為你抓來了,你可歡喜?”燕遊說罷,湊到他的耳邊,輕聲道:“本王向你保證,定然不會喜歡上除你以外的第二人,可好?”江僑有一瞬的失神。看著江僑的樣子,燕遊滿意了,當下對不知何時站在校場點將台之上的張籍點了點頭。張籍立刻會意,高聲道:“弓箭手準備——!”江僑一下便明白了燕遊的意思,情緒失控地喊起來。“不要!”“放箭!”——兩個聲音同時發出,還有數不清的弓箭手射出的箭矢。箭矢穿過那人單薄的身影,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