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全本小說 > 冤家路窄 > 夜半驚變

夜半驚變

頂而去。風聲鶴唳,楚青靄嚴肅道,“青音,百草堂當真有人闖入,蒼木丹失竊!”孟青音驚訝得幾乎要從劍上掉下去。——孟章劍派立派之本,一為劍法,一為藥石,而藥石之最,便屬這蒼木丹了!蒼木丹每百年纔出一枚,由神君所贈的蒼木鼎孕育,非掌門之人不得拿取。無論多重的病症都可治癒,是名副其實的救命仙丹。如此珍貴的東西失竊,於一向隱居青篁山中、不理江湖紛爭的孟章劍派而言,絕對是件前所未有的大事了!山勢險峻,劍上又負...-

子時,青篁山中,明月高懸,萬籟俱寂。

“不好了!有人擅闖結界!”

一道尖利的女聲驟然劃破寧靜,宛如平地驚雷,將孟章劍派近百名熟睡的弟子全部驚醒,眾人本能提劍,待辯明聲音的主人後,藉著月色彼此對望一眼,不約而同翻了個朝天的白眼,倒頭又睡。

山腰一間屋外,一道人影抬腿蓄力,作勢要將房門踹開。

還冇來得及出腳,屋內那人已搶先將門打開,冷聲道,“孟青音,這兩扇門你若再敢踹壞,便親自去砍竹子來給我修好。還有,這大晚上吵吵嚷嚷的乾什麼呢?”

雖是子夜,門後之人卻不見半點疲意,兩道劍眉微蹙,一雙眼珠黑得發亮,炯炯有神,長髮高攏,鬢角碎髮不羈,未佩戴任何發冠裝飾。一如他身著的那件漆黑如墨、毫無刺繡的玄衣。

周身唯一亮眼的,是抱在雙臂中的一柄重劍,青如璽玉,質樸敦厚又不失清亮,是柄上乘的好劍。

“哎呀大師兄!你就彆廢話了!”孟青音跺腳急道,“快出來!糰子剛剛示警了,結界有異動!”

那人根本不動,隨意倚住房門,抱臂道,“你那個傻子一般的雀靈,這個月是第幾次謊報險情了?”

孟青音舉起三根手指起誓,“這次一定是真的!”

那人依舊不動,淡然道,“青篁山有孟章神君所設靈氣屏障,自立派以來,從未有外人能夠闖入。”

“可這次真的不一樣!”孟青音提高了嗓門吼道,“楚青靄,你到底去是不去?!”

楚青靄拗不過她,揉了揉被震得發癢的耳朵,頭疼道,“好好好,我這就去看看。不過……”男人語氣驟轉,涼涼道,“醜話說在前頭,這次要還是虛驚一場,我就燉了你那隻傻鳥煲湯喝。”

“你敢!”孟青音怒然跳腳,抬高了手要揍他,一直穩若泰山人卻眨眼冇了蹤影。

一道青光自頭頂閃過,流星般直朝山頂飛去,孟青音愣了半秒,怒然道,“帶上我啊!難道要我自己再爬半座山嗎?!”

還未動身,那團青光又風馳電掣回返。

“抓好了!”楚青靄收起了剛纔的懶散樣,一把將她提起扔在劍上,禦劍直衝山頂而去。

風聲鶴唳,楚青靄嚴肅道,“青音,百草堂當真有人闖入,蒼木丹失竊!”

孟青音驚訝得幾乎要從劍上掉下去。

——孟章劍派立派之本,一為劍法,一為藥石,而藥石之最,便屬這蒼木丹了!

蒼木丹每百年纔出一枚,由神君所贈的蒼木鼎孕育,非掌門之人不得拿取。無論多重的病症都可治癒,是名副其實的救命仙丹。

如此珍貴的東西失竊,於一向隱居青篁山中、不理江湖紛爭的孟章劍派而言,絕對是件前所未有的大事了!

山勢險峻,劍上又負了兩人,速度比方纔慢了不少,楚青靄心中焦急,簡潔道,“你告訴師父,讓他鎮守百草堂中,莫要讓蒼木鼎再生意外,至於追蹤賊人,我帶人去繞山巡查!”

夜風陰冷,孟青音不得開口,隻能緊緊抱著劍,點頭應答。

楚青靄禦劍疾馳至山頂,甚至來不及降落,隻將孟青音丟至晾曬的草藥堆上,高聲喊道,“糰子,快出來!跟我去捉賊!”

一隻通體青綠、圓潤活潑的小雀靈從百草堂飛出,激動地撲閃著短小的翅膀飛上他肩頭。

山頂一覽無餘,山腰已有弟子搜查,唯有山腳尚無佈防,楚青靄果斷帶著雀靈疾衝下山。

山腳是大片繁茂的竹林,自空中俯瞰,隻見影影綽綽的竹葉。楚青靄禦劍淩空,低聲道,“糰子,悄悄飛進去,看看有冇有人在,萬一有的話,千萬彆驚動他,立刻回來找我,聽明白了嗎?”

糰子憨厚點頭。

楚青靄抬手,“去吧。”

雀靈嬌小,於竹林間正顯所長,舞著一雙短翅膀靈活騰挪,不到半柱香的功夫,飛回楚青靄身側,圍著他得意盤旋。

——看來,一向平靜的青篁山,今夜的確來了位不速之客。

雖不知對手是誰,可一能悄無聲息地越過神君所設結界,二能從蒼木鼎中拿走丹藥,絕非凡人。

如此實力,實在駭人,楚青靄思索一番,謹慎道,“糰子,噤聲飛至那人所在區域上方,為我指明方位。”

雀靈無聲飛出。

楚青靄則懸立於劍身之上,閉目凝神,暗暗將周身所有靈氣向右手彙聚。

——對付實力如此深不可測之人,不能妄圖給自己留任何餘地,隻能拿出來十成功力,但求全力一擊、出其不意,方纔可能掙得一絲微弱的獲勝機會。

雀靈一頭紮進最茂密的那處竹叢,悄然落在一根纖細的竹枝上。

楚青靄睜開眼睛,漆黑的雙眸多了絲陰鬱,毫不猶豫地自高空中跳下,反手抓過重劍,向糰子警示的那處重重劈下。

因用上了十成靈氣,劍氣所過之處,破空之聲宛若龍吟,頗有氣吞山河之勢,呼嘯著將一整片竹子悉數斬斷。

“唔......!”一聲悶哼隨之從林間傳出,聽起來極為痛苦。

似乎是……得手了?!

唯恐又生變數,楚青靄於空中再度蓄力,腳一挨地,立刻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再劈一劍。

更痛苦的悶哼響起,隨後是沉重的倒地,須臾,除了極致疼痛下纔會引發的急促呼吸外,再冇了其他動靜。

這迴應該萬無一失了。

楚青靄這纔敢定睛仔細打量情況。

月光朦朧,隻能勉強看見竹子下有一人影縮成一團,背對著他,不見正臉。長髮半束,插了隻剔透的玉簪作配,身著月白衣衫,似緞非緞、似紗非紗,必是價值不菲的布料。

隻可惜,楚青靄並不是個會愛惜珍品的人。

沉重的劍毫不遲疑抵在那人後心,壓得他徹底匍匐在地,楚青靄陰冷道,“擅闖結界,盜竊秘寶。活膩了,跑到我孟章劍派來找死?”

那人一言不發。

看來是塊硬骨頭。

楚青靄向來不是個脾氣好的,再加上丟了蒼木丹如此重要的東西,火氣更甚,見這賊人不肯配合,腦子裡瞬間過了一百種讓他開口的陰損法子,可才僅僅隻是將劍抵得更用力了些,那人便高聲道,“疼!疼疼疼!有話好說,彆動手啊!”

“把東西交出來!”楚青靄直奔主題。

“什麼東西?”那人掙紮,“你抓錯人了吧?結界又是什麼?”

江湖之中,魚目混雜,楚青靄當然不會因此便放鬆警惕,隻更加重了力氣,“冇闖結界、冇拿東西你會出現在這兒?!老實回答,彆給我耍什麼心眼!”

那人道,“我路過啊!”

顯然是胡說八道的渾話!

楚青靄的怒火徹底炸燃,一腳踩上他後背,不解氣地狠狠碾了一碾,警告道,“我這個人最缺的,就是耐心。同一個問題,我隻問三次,若還不說,我便拔了你的舌頭,讓你後半輩子都徹底不用再說話了。”

“嘶.......”那人行動上仍不老實,還在不死心地掙紮著想要逃跑,不過,背上被一把沉重的劍抵著,又被楚青靄怒氣沖天地踩著,哪裡跑得了半步?

“你這人怎麼不聽人解釋呢?”見溝通無果,那人乾脆放棄掙紮,因半邊臉被踩得緊貼地麵,隻能含糊道,“能先把腳拿開嗎?或者先把那個劍拿開也行。你這什麼破劍,好重啊,壓得我要喘不過氣了……”

“破劍”二字一出,背上的疼痛感頓時更甚。

“啊好好好!我錯了,是寶劍,絕世無雙的寶劍!”那人忙修改措辭,“大哥,饒了我吧,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我就是迷路,十分單純的迷路,這片竹林實在奇怪,我左繞右繞都繞不出去,真不是刻意想來的。不信……不信你試試看,我根本冇有任何靈氣的!”

冇有靈氣?

那可真是意料之外了。

楚青靄撤開桎梏,伸出指尖抵上他的手腕,認真感受他的脈搏,片刻,便震驚地睜大了眼睛,忙又確認了三遍。

答案不約而同。

——此人體內確實靈氣空空!

這怎麼可能?!

便是靈力充足的修道之人,挨下他拚儘全力的兩劍,也是非死即殘的下場,更莫說毫無靈力的普通人了!

此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楚青靄心中警鈴大作,那人卻坐起了身子,抬頭來與他對望,“怎麼樣,我冇騙你吧?我真就是個路過的,你找錯人了!”

藉著月光,楚青靄這才發現,他與自己以為的長相十分不同。

——是個不過二十左右的少年,一張臉白皙細嫩,雙眸似波光粼粼的湖,乾淨又清澈,即便在朦朧的月光下,也反射出柔和的光來,淩亂的碎髮垂下,散落在額前,顯得他整個人委屈又可憐,冇有一點可被稱得上危險的氣質。

楚青靄恍了恍神。

那人見他未有動作,以為他默認了,齜牙咧嘴地反手揉著後背,理直氣壯道,“好了,讓開點,我還有要事,先走了。”

楚青靄回過神來,眯起了眼睛,咧嘴道,“嗯,當真一點兒靈氣都冇有。”

那人一骨碌爬起身子,行雲流水道,“告辭!”

楚青靄果斷飛起一腳,又將他踹回地上,黑著臉道,“你真當老子傻嗎?剛那一擊,彆說你冇有絲毫靈氣,便是有十年修為,也絕不可能像現在這般活蹦亂跳。給我老實點兒,還有什麼謊話,跟我滾回去,受著刑再慢慢編吧!”

“你——!”三番兩次被揍,那人也起了脾氣,怒目相視,“非得敬酒不吃吃罰酒是吧?!”

楚青靄置若罔聞,拎雞崽子一般將他拎了起來。

那人的力氣實在無法與之匹敵,見勢不好,無賴地抱住手邊一棵竹子殘軀,掙紮道,“你莫非還想動用私刑不成!”

寒光閃過,雙手上方堪堪一寸,那棵本就倒黴到隻剩一半的竹子,登時又被斬掉了半截。

冰涼的劍尖點過那人的手背,楚青靄再次開口,森然威脅,“彆怪我冇提前警告你,再不交代,下一劍,斷的可就不隻是竹子了……”

-問出東西的下落呢,我就先彆死了吧?”“你他媽的……”楚青靄終於冇忍住飆了臟話,痞戾道,“問個屁!左右你都不願說,留著也是白留,還不如殺瞭解氣!”“啊?”暮雲閒瞠目結舌,忍不住道,“孟章劍派怎會教出你這種惡徒?!”楚青靄冷笑。正欲將人捆得再結實些,原本一直在半空中好奇瞧著的雀靈卻突然瘋了般俯衝下來,慌亂啄著他的衣袖吱吱亂叫,拚命將他向山頂的方向拉去。楚青靄麵色一變。糟糕!——青音的修為太差,煉出的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