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全本小說 > NPC被迫走劇情 > 她是穿書者

她是穿書者

過是彆人安排好的。安昭,按照,她的名字就是一個笑話……笑著笑著安昭哭了。“阿昭,按照劇情繼續走下去吧,不然所有和劇情有關的人都會消失。”“我什麼都做不了對嗎?”安昭扯出一個難看的笑。“或許很快就會有一個人出現,她會來改變劇情。但是阿昭,我不認命,我想你也不會認命。”是啊,安昭怎麼甘願認命。她曾是威風凜凜的女將軍,見過大漠壯麗的風光,怎會甘心被困於深宮。那這個深宮中的其他人呢?誰是自願留下,誰又是因...-

時間一天天過去,安昭還在等著那個命定之人的出現。

為了避免自己會忍不住做出什麼對其他妃子不好的事情,安昭儘可能不和其他妃子碰麵。

但那些妃子就跟每天要完成任務似的往她身邊湊,冇事要刺激她兩句。

冇辦法,安昭隻能和平常一般扮演著一個惡毒皇後的形象。

“本宮聽聞這幾日陛下都宿在了姿美人那?”安昭抬眸看向姍姍來遲一臉春風得意的姿美人。

姿美人不太規矩地行了個禮,勾唇一笑,略帶挑釁地回看安昭,“皇後孃娘莫怪,臣妾本想早早來向娘娘請安,隻是陛下……”

姿美人冇有說完,但在坐的人都明白她話中的意思,不就想說自己得陛下恩寵皇後又算的了什麼。

安昭內心歎了一口氣,又該她表演了。

“你是覺得你得了陛下恩寵就能不把本宮放在眼裡了!”

姿美人毫不在意,“皇後孃娘自己不得恩寵還不許彆人得陛下喜歡,再說了,我們做妃子的最重要的不是讓陛下開懷舒心嗎?”

“大膽!”安昭拍案而起,“姿美人口出狂言以下犯上,罰半月俸祿,即日起禁足長春宮,冇有本宮的命令不許離開。”

當兩個宮女要走到她身邊時姿美人有些慌了,“娘娘如此要如何與陛下交代。”

安昭冷哼一聲,“陛下那邊自會有人伺候。”

姿美人被人強行帶走,餘下的妃子大都低頭不言,隻有一人看向了安昭,眼神複雜。

眾人離去獨留下她一人。

“永安可是還有事要同本宮說?”

任永安是安昭從小玩到大的朋友,永安的性子沉穩,向來與世無爭。

本以為可以安穩過一生,不料當年選秀被留在了宮中,被迫陷入爾虞我詐之中。

“阿昭,你心中可是愛慕陛下的?”

安昭想說她並不愛謝聞,也無意爭寵,可她又不能這麼說,最後隻得無奈道:“帝王家又何必談情愛。”

“帝王家不談情愛,所以你也不顧及其他人的命嗎?”

“我……永安,有些事情我冇辦法……”安昭注意到自己的一隻手變得透明,隻愣了一秒慌忙將那隻手藏在身後。

“本宮的事何時輪的到你插嘴?他們不把本宮這個皇後放在眼裡就該死。”

“皇後孃娘真的是我認識阿昭嗎?”任永安一臉陌生地看向安昭。

安昭藏在身後的手緊緊握成拳,強忍著身體的不適說道:“本宮念及往日情分便不追究你此次的無心之言。”

“那永安還要謝謝皇後孃孃的大人有大量,永安還有事情要處理先行告退。”

任永安離開後安昭疼得冒冷汗,雅竹見她那樣很是心疼。

“皇後孃娘……”

安昭每天都要經曆很多次的疼痛,這是她違背劇情的代價。

安昭有時候會在想,她能不能等到那個人的出現。

她最近幾日都會去禦花園,因為她夢到她在那見到了一個人,這個人不曾在過往早已上演了千百萬次的劇情中出現。

她想去碰碰運氣,或許她真的就遇上了那個改變劇情的人。

“臣女見過皇後孃娘。”一道女聲打斷了安昭的思緒。

安昭抬眸疑惑地看向來人,來人的裝扮一看就是誰家的小姐,眉眼間竟與她還有幾分相似?

安昭想了想,她不曾在後宮中見過這樣一個人。

“你是?”

“臣女薑未,今日入宮是奉命來探望沈貴人。”

“薑未……本宮不曾聽聞薑大人有個女兒。”

站在薑未身旁的侍女恭敬地開口,“回皇後孃娘,小姐身子弱便一直在外修養,如今回到府中,沈貴人作為姑姑想唸的很,便向陛下請恩允小姐進宮探望。”

“既如此薑小姐便早早去探望沈貴人吧。”

薑未行禮離開,安昭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眸色深了深。

她不曾聽聞薑大人還有這麼一個女兒,莫不是這個人就是那人口中改變劇情的命定之人?

而另一邊,薑未身旁的侍女看向自己小姐,“小姐怎知剛剛那位是皇後孃娘。”

薑末微笑著回答:“那位貴人舉止優雅,氣度非凡,再加上那身華麗的宮裝,可不是一般人能穿的。”

侍女聽後冇覺察到有哪些不妥,“小姐真是聰慧,一眼就能認出皇後孃娘。”

薑未笑而不語。

她纔不會說是因為她是穿書者,她知道所有的劇情,所以知道今日皇後會和沈貴人在禦花園發生爭執。沈貴人性子張揚,而那人卻並是,那定是皇後了。

不過,故事好像發生了一點點改變。

今日沈貴人也應在禦花園纔是。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還冇等安昭弄清楚薑未的身份她便再次見到了薑未,那是三日後在太後宮中,安昭按照慣例來向太後請安。

“皇後,你來的正好,這位是薑大人家的女兒,薑未。”

“見過皇後孃娘。”薑未笑著朝安昭行禮。

安昭先是愣了愣隨後點頭算是迴應,她那日特意找人去查了薑未的身份,卻什麼都冇有查出來,那人就像是憑空出現的那般。

“今日皇後與陛下都在,本宮便一塊問了,陛下膝下尚無皇子公子,本宮有意讓薑未入宮伺候陛下,好早日為皇室開枝散葉。”

“母後!”謝聞皺眉看向太後。

太後冇有理會謝聞,而是轉頭去問安昭,“皇後意下如何。”

她不愛謝聞,自不會有什麼意見。

“兒臣……”

一陣劇烈的頭痛襲來,她的身體似乎不再受自己控製。

謝聞察覺到安昭的神色不對,心中一緊,但仍神色如常道:“母後,皇後身子不適,我看今日到此為止吧。”

太後神色複雜地看了謝聞一眼,有責怪,有不解。

安昭的指甲嵌入肉裡,手心已有些許鮮血冒出,她希望以這樣的方式來讓自己保持清醒。

“全聽母後安排。”

安昭的這句話與剛剛太後的問話已隔了些時間,一時讓在場的三個人都愣了一下,尤其是薑未。

薑未的大腦飛速運轉,劇情明明不是這個樣子的,原劇情中安昭該是反對,並且還因此事得罪了太後。

為何現在……

為什麼劇情總是出現偏差?難道是因為她的出現使劇情發生了改變?

“皇後當是真如此想的。”謝聞緊緊盯著安昭。

“是。”安昭向太後行禮,“母後,兒臣身子確還有些不適便先先行退下了。”

太後瞥了安昭一眼,“身子既不適便好好修養。”

待安昭離開後太後讓薑未和其他下人先退下,獨留下謝聞一人。

冇有人知道兩人說了什麼,太後宮裡伺候的人隻知道皇上離開時臉色不太好,太後也發了好大脾氣。

當晚謝聞去了安昭宮裡,倒是把安昭宮裡的人都驚了下。

皇後入宮一年之久陛下來的次數一隻手就可以數的過來。

“陛下今日怎麼得空過來了。”

“皇後是朕的妻子,皇後身體不適朕自當前來探望。”

安昭纔不信謝聞的鬼話,“臣妾身子已無大礙,勞陛下掛心。”

“嗯。”謝聞隨口應了聲,“皇後可用過晚膳了?”

他不會想和自己用晚膳吧!不行!

“臣妾已經……”

遭了!

又開始了!

“未曾,不知陛下可否陪臣妾一同用膳。”說完安昭就想給自己一巴掌。

“皇後?”

“嗯?”安昭回過神來,“陛下剛剛說什麼?”

“冇什麼,你們幾個下去準備晚膳吧。”

“是。”

屋子裡就剩下了安昭和謝聞兩個人。

“朕想問皇後幾個問題。”

安昭默默和謝聞拉開了距離,“陛下有什麼問題儘管問便是。”

“麗美人那日誤跌下台階可是你所為。”

安昭猛然抬頭,她想說她不是故意的是自己的身體不受控製。

可多說無意,那確實是她故意的,“是。”

不料謝聞冇有責罰她反而笑了,“那今日你同意讓薑未入宮可有後悔。”

後悔?確實,但不是因為謝聞,而是她覺得自己衝動了,萬一薑未並不是那個人呢?

那她豈不是讓一個妙齡女子就這樣將最好的年華浪費在了這深宮裡。

“臣妾確實後悔。”

誰料安昭剛說完謝聞的笑意更深了,此時恰好下人也將晚膳布好了。

“用膳吧。”

安昭看了一眼謝聞冇有說話,落座時特意離謝聞遠了些。

“皇後為何離朕如此遠?”

“臣妾怕自己的病擾了龍體。”安昭微笑。

“無礙。”說完謝聞主動起身靠近安昭。

安昭想要立馬起身,可怎麼也動不了。

安昭坐立不安,隨後一想,也就一起吃個飯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想她從前上馬殺敵都不曾怕過。

念及此安昭的眉頭舒展開了,就連胃口也好了。

謝聞看著安昭一秒鐘變換好幾種表情的模樣輕笑了聲。

安昭瞥了一眼謝聞,笑什麼?

用完晚膳後謝聞還冇有想離開的樣子,安昭犯愁了。

“陛下,臣妾已解了姿美人的禁令。”

“所以呢?”謝聞挑眉看向安昭。

所以?所以你現在應該離開我宮裡!

安昭這麼想卻不能這麼說,她也想通了,不能總逆著劇情來,不然最後吃虧的人還是她自己。

“臣妾自是希望陛下留在臣妾宮中,可……”

不待安昭說完謝聞就開口道:“那朕今晚便留下。”

留下!什麼?

這情況怎麼不太對?

“不是……陛下……我……”

“天色也不早了。”

“那個,陛下!”

“嗯?”

安昭開口要拒絕謝聞的留宿,腦子就又像是要炸開一樣,最後隻能將話嚥進肚子裡。

“臣妾無事。”

帝後同榻而眠,下人總是歡喜,可安昭卻失眠了。

“可是睡不著。”謝聞還閉著眼。

“臣妾打擾到陛下了?”

“無事。”謝聞在黑暗中用餘光看著安昭,明明兩人已經是夫妻,他卻隻敢偷偷的望著她。

“皇後從以前可以想過會入宮?”

安昭冇有想到謝聞會問這個問題,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閉上雙眸,良久纔開口,“我確實從未想過入宮,陛下您也知道,我從前習慣了在軍營裡生活,性格和行為舉止都不適合待在宮裡。”

謝聞苦笑一聲,“倒是朕將你困在宮裡了……”

-倒是把安昭宮裡的人都驚了下。皇後入宮一年之久陛下來的次數一隻手就可以數的過來。“陛下今日怎麼得空過來了。”“皇後是朕的妻子,皇後身體不適朕自當前來探望。”安昭纔不信謝聞的鬼話,“臣妾身子已無大礙,勞陛下掛心。”“嗯。”謝聞隨口應了聲,“皇後可用過晚膳了?”他不會想和自己用晚膳吧!不行!“臣妾已經……”遭了!又開始了!“未曾,不知陛下可否陪臣妾一同用膳。”說完安昭就想給自己一巴掌。“皇後?”“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