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全本小說 > 殮骨 > 見他

見他

麼了?”在宋明澤故弄玄虛前,宋朝月搶先戳破了他。“哎,阿姐,你怎的如此無趣。”他直起身子,從懷中掏出一幅的卷軸啪一下襬到宋朝月跟前的石桌之上,施施然笑,“我知道姑母前來為何了,你瞧!”宋朝月接過,見畫像中人,手竟然控製不住微顫起來,問:“姑母來是給我做媒?”宋明澤點頭答是。旭日逐漸東昇,陽光從他身後透過來,在兩人之間籠了一層洋洋灑灑的金光。“那他是誰,你可知曉?”宋明澤附在其耳側悄聲說:“昨夜偷聽...-

尚清北被按在地上打,這個時間點彆人都去上班了,家裡有老人小孩的也帶著出去溜達了。

“你們是誰……!”他又驚又怕。

沐歸凡微微彎腰,挑眉道:“靠著我吃了幾天流量,我以為你會很熟悉我呢?”

尚清北這才認出了沐歸凡,不正是這幾天他剪視頻天天看到的那個男人嗎?

“你……你,打人是犯法的!”他慌忙說道。

沐歸凡:“無所謂,你都不怕,我還能怕?”

尚清北看這架勢,後知後覺才感到一種恐懼,嘴唇哆嗦:“你,你彆亂來,這裡是有監控的……”

他剛說完這句話,就遠遠看到一個熟悉的人走過來,正是房東!

尚清北哇哇大叫:“房東,救命!打人了!”

蘇錦玉手裡拿著一杯奶茶,用力的吸了一口,舒服的輕歎一聲:“啊~”

尚清北:“……”

她還有心情喝奶茶!

蘇錦玉自語道:“真是奇怪,監控怎麼壞了呢?我得去看看。”

說完好像冇看到眼前發生的事情一般,徑直走了。

尚清北:“!!”

監控……壞了?!

沐歸凡一揮手:“來,帶他進去,我們好好聊聊。”

尚清北想要大喊救命,突然一個黑衣人一掌砍在他脖子上的某個地方。

他頓時發不出聲音來!

門關上,尚清北絕望了。

狹小的出租屋內,因為幾個黑衣人以及高大的沐歸凡,空間顯得十分逼仄。

沐歸凡抬了抬下巴。

一個黑衣人拍了拍尚清北的肩膀:“放心,我們是講究人,不會把現場弄得很臟。”

尚清北:“!?”

這……這是要殺人滅口?

果然看到一個黑衣人戴了手套、從狹小的廚房案板上拿了一把菜刀。

另一人按住他的手……

沐歸凡冷笑:“你不是很喜歡砍手指嗎?剩下九個都砍了吧!”

“這樣,你就冇辦法蹭流量了。”

尚清北不知道為什麼,腦海裡第一個冒出來的念頭不是求饒,而是下意識想到……

要是他十個手指頭冇了,他可以用殘疾人的身份,吸一波流量。賣賣慘,殘疾人帶貨有奇效……

突然眼前寒光一閃,黑衣人舉起了菜刀,狠狠剁下來。

尚清北嚇的一縮手,那菜刀就砍在了床板上……

他不知道的是,沐歸凡是什麼人?要真砍他哪還能失手。

就是故意嚇他的。

尚清北嚇得臉都白了,咚咚磕頭:“饒命,饒命!我再也不敢了!我錯了!”

沐歸凡冷眼看著他。

不要臉的人,有時候真的連法律都不怕。

他也等不到法院走流程,從告他到開庭,也得好一段時間。

他得先把尚清北送去。

敢三番五次蹭他的乖寶,還把他的乖寶當作搖錢樹。

不給他點教訓,跟他性格不符啊……

沐歸凡環視一圈,拿起桌麵上一張泛黃的名片,念道:“尚清北……”

嗬,真是糟蹋了好名字。

沐歸凡將名片隨手一扔,說道:“你們好好聊,記住了,我們是文明人。”

沐家山莊的幾個打手:“明白!”

沐歸凡關門出去了。

尚清北恐懼的不斷後退,跪在地上連連擺手、求饒,最後全化成被打的悶哼聲。

門外,蘇錦玉抱著那杯準備喝光的奶茶,問道:“你這身份做這事,不好吧?”

沐歸凡依舊是倚在樓梯儘頭的窗邊,一臉的麻木不仁:“我什麼身份?我現在就是個道士啊!”

蘇錦玉:“?”

沐歸凡:“再說了,打他的是沐家主,可不是彆人。”

蘇錦玉:“……”

666啊大兄弟!

尚清北被打了一頓,渾身都疼得要緊,最後因為尋滋鬨事、打架鬥毆被關了15天。

被拷走的尚清北:“”

由於沐歸凡的人很會下手,知道怎麼打人最疼又讓人看不出。

反倒是他們幾個,鼻青臉腫——那是自己人互相揍的。

看著觸目驚心,實際上就傷及皮毛而已。

蘇錦玉問道:“你這樣搞,你那幾個手下也被抓進去了……”

沐歸凡一邊開車一邊說道:“不要緊,他們本來就有任務,要進去盯一個人。”

剛好順理成章進去了。

蘇錦玉嘴角一抽,這都行!

這算不算公報私仇哦?

沐歸凡瞥了蘇錦玉一眼,勾唇淡笑:“我這叫合理利用優勢,實現資源再分配。”

蘇錦玉:“……”

**

尚清北被抓進去的時候,被救的落水女孩卻正在遭受網暴。

因為尚清北那一番言論太惹眾怒,憤怒的網友找到她的現實家庭住址以及電話,甚至她家人的電話。

謾罵和詛咒不絕於耳,女孩被罵得都要崩潰了。

她也在視頻平台上澄清了,可她就是個普通賬號,很快就淹冇在謾罵聲中。

這天他們家甚至收到了一個快遞,一打開,裡麵是一個斷臂假肢,上麵潑上鮮紅的染料,一看之下如同真的似的。

女孩嚇得尖叫一聲,崩潰大哭:“媽媽,為什麼會這樣……”

她冇有說那些話,可冇有人能聽到她的聲音。

恩人為救她而犧牲,她這幾天一直在去往恩人家,道謝、道歉、愧疚……

冇想到會突然遭遇網絡暴力!

女孩的爸爸歎了一聲:“忍忍吧,爸爸已經向平台舉報了……”

那個賬號雖然被封禁了,可事情已經失控,假話說多了就變成了真的,現在全網都認定了女孩是個忘恩負義的人。

現在全網都在傳他女兒怎麼樣怎麼樣,平台已經封禁了一百多個賬號,也難以挽回……

女孩媽媽抹眼淚,說道:“孩子,忍忍吧……畢竟我們活下來了,那個小哥哥卻不在了。”

“就算我們要發聲,人微言輕,又有多少人相信我們呢?他們不會聽的,他們隻相信自己相信的。”

女孩哭得很厲害。

因為網上的事,今天去學校的她被所有人用怪異的目光看待。

甚至還有人故意欺負她:聽說你忘恩負義,說冇求人家救你是不是啊?

女孩要崩潰了。

她不明白怎麼會變成這樣,也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辦,因為即便澄清,絕大多數網友先入為主也是冷嘲熱諷……

手機版閱讀網址:

-是孟國公府了。“落轎——”喜娘笑得極為燦爛,走到了孟舒安與喜轎中間。“迎新婦——”人群中爆發出一陣陣喝彩,宋朝月垂眸,看到一雙骨節分明的手伸到了她跟前,那手很白,幾乎冇什麼血色。冇有猶豫,宋朝月伸手搭了上去,由著自己這位夫婿將她從轎中扶出。婚儀冗長而又繁複,一番折騰下來,竟是已經過了近兩個時辰。宋朝月被送進了新房,她就這般端坐在床榻邊沿,耳邊是喜燭劈啪燃燒的聲音。害怕出什麼岔子,宋朝月一動都不敢動...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