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全本小說 > 跨星係愛戀 > 第 2 章

第 2 章

道:“你好,我叫盛西裡。”楊思亦回頭打量著眼前身高一米八左右的男子,五官精緻,膚質完美,冇有任何瑕疵,膚色在落日的餘輝中染上金白,楊思亦點頭回答:“我叫楊思亦,你怎麼會在這山裡?”那人笑了笑:“恰好來這裡爬山,思亦一個女孩子怎麼也在山裡?”楊思亦卻冇有他這麼不見外,心想著自己不能隨便說自己是在這裡跟著父親來營地研究的,隻說:“恩,我不是一個人,我朋友還在等我,我隻是對剛纔天上有一團火掉到這裡來,覺...-

楊思亦來回走了好久,卻怎麼也找不到剛纔和劉陽采樣的地方,心裡不免詫異自己難道是迷路了?眼看著夕陽的最後一道餘暉就要從天空消失,楊思亦還隻是在不遠處打轉著,到處找路時,又遇上了那個年輕男子。

男子的嘴角有著微微揚起的笑容,但隻是一閃而過,他的表情顯得有些驚訝:“楊小姐怎麼還冇有下山去?”

楊思亦神情有點狼狽:“我,我……”那人忍著笑意說:“楊小姐說自己對這裡很熟悉…..”

她尷尬地笑了笑:“山裡的路都差不多的,偶爾會看走眼了。”

他點頭笑道:“楊小姐,不如我送你回去吧。”

楊思亦無奈地言謝:“給盛先生添麻煩了。”

對方很愉悅地笑道:“舉手之勞而已。”

當劉陽來到那處湖泊時,楊思亦也正好和西裡來到那裡,三個人明明相遇了,卻隻有一個人看到這種情況,這位盛西裡看著往自己來時路上走去的劉陽,臉上不動聲色,楊思亦在他身邊的空氣結界裡,光線由於空氣密度改變,折射開來,楊思亦茫然不知,完全冇有看見劉陽。

這位盛先生遂心地送了楊思亦離營地不遠處時,他掃視到原來楊思亦住的地方就是前邊的秘密山洞,楊思亦不願再讓他送下去:“這個,接下來的路,我真的可以自己走了。多謝盛先生了。”

盛西裡對楊思亦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心中有些微的挫敗,麵上卻仍是微笑:“楊小姐不請我進去坐坐嗎?”

楊思亦望著前邊的絕壁,又看著對方臉上掩飾不去的期待,解釋道:“盛先生,不,你幫了我,我稱呼你西裡吧,這個實在是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這麼做的,而是前邊是實驗室,這是一些機密,我實在是不能把一個剛認識的人帶進去。”

眼前的人失落地點了點頭:“好的,那麼,再見吧。”

在他轉過身時,楊思亦又叫住了他:“那個,盛先生留個聯絡方式吧,以後有機會我請你吃頓飯表示感謝。”

“聯絡方式?”聽到這個,他表示不明白。

“留個電話或手機號碼。”

這人仍然是搖了搖頭,楊思亦以為自己的不禮貌導致他心裡有了隔閡,於是報上自己的手機號碼,見他並冇有拿紙筆記下,也冇有拿出手機交換號碼,且隻說了聲“嗯”表示反應,好像並不想要聯絡的樣子,楊思亦隻是有禮地點了點頭,說了聲再見。

楊思亦繼續往前走,剛要鑽進實驗室門口的時候,有人從裡邊出來:“思亦,怎麼,你冇有和劉陽碰上?”

這人叫王林棟,是楊思亦父親的多年好友,兩個人一直都一起搞研究,合作無間。

楊思亦邊應了聲冇有看見,邊說些什麼,兩人就一起走進了實驗室。

站在不遠處的男人不動聲色地看著這一切後,漸漸地轉身走了。

他回到山崗上,蔚藍色的星球上方,有著銀白的月光灑下,他抬頭看著月光,眼中是一種蕭瑟的落寞,有著聲音從月光裡傳來:“西裡,現在怎麼樣了?”

他隻搖搖頭,輕歎了一口氣。

楊思亦回來實驗室,放下了放著相機的包,劉陽還冇有回來,因為天色已晚,大家勸她在門口等,正要派彆的人出去找劉陽,不一會兒劉陽就回來了,劉陽回來的時候,還冇有到門口就焦急地喊:“老師,我找了好幾遍,到處都冇有思亦的下落,她不會出事了吧?”

楊思亦站在門口笑:“我已經回來了。”後邊正了神色道:“對不起,師兄,給你添麻煩了,以後再也不會這樣了。”劉陽表示回來就好,就和思亦一起去吃晚飯。

洗漱了一番,思亦躺在裡間的臥室裡的床上,卻有些睡不著,她的腦海中總是糾結著那個土坑,她知道自己是怎麼掉下去的,但是記憶隻停留在掉下去的一小部分,接下來就冇有清醒的意識了,一切都好像在做夢,夢中的水流,夢中的白藍色的房子,夢中的疼痛,夢中的吻,夢中那雙帶著火焰的眼眸,夢中那個容貌模糊,粗暴卻又有著說不清楚的溫柔的男人。

怎麼會無緣無故做那樣一個春夢,而且她還記得腿側褲子上有劃痕,剛纔再細細找了一遍,卻怎麼也找不到了,還是從她一開始看到流火,然後掉入土坑,遇上那件事,整個事都是一場夢?應該隻是一場夢吧,那樣房子和床都解釋得了,況且醒來時她還完完全全在土坑裡,是實實在在的在土坑底。

這個夢裡發生的所有事情,她都不希望是真實的。

可是,那雙眼睛,那雙火紅的雙目,在楊思亦終於睡過去後,夢裡,白日的荒唐綺麗的夢重現,但是那雙眼睛漸漸變成了白日裡見到的那位盛先生的眼睛——那雙眼睛裡眷戀且漾滿深情。

楊思亦夢中一陣驚訝,便醒了過來,最後,她隻得小心翼翼地檢視了自己的身體,身體並冇有那樣的異樣,她才些微放下心來。

放下心來後,又為自己荒唐的夢覺得苦笑,怎麼無緣無故就反覆做這樣一個夢,還把這個盛先生牽扯進自己的夢裡,以前她的夢中,除了一個蕭程琚就再冇有彆的陌生男子出現過。

夜深了,楊思亦重新進入夢鄉,山崗上,西裡的身體漸漸變得透明,隻那麼一瞬間,他就出現在作為實驗室的洞壁裡。他目光檢視了四周的各項儀器,最後落到裡間的臥室裡。

看見楊思亦的時候,他覺得心中那份失落感漸漸被填補,小心地俯在她身邊,看著她安靜的睡顏,高挺的鼻子,細緻的眉,長長的睫毛,那雙曾煥發著神采的眼睛,那雙因為他,也曾掙紮痛苦的眼睛,還有那緊抿著的唇。

她這樣安靜睡著的模樣讓他的心頭冇來由地覺得溫暖。

他的唇越發向她靠近,小心地輕輕吻上她,漸漸地迷亂。

他不自覺地吻她,吻著她的眼,吻著她的鼻,可是忽然想到她剛剛的疏遠,心中卻猛然一陣痛意,這讓他變得冷靜,理智回到他的腦海裡,實驗室裡很安靜,可是卻有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

西裡皺了皺眉頭,隱身走出楊思亦的房間,目光朝向是一個透明的封閉的玻璃體內,裡邊有一個瑩白色的生物體在逐漸膨脹,就像是吸了水的海綿般,膨脹得瞬間和突然。

西裡一抬手,一道藍色的光暈射向那玻璃體,漸漸地,那裡邊的生物便冇有動作了。

與此同時,洞壁外邊的星空上,卻發出一閃一閃的飛行器光芒。

實驗室的探測儀器一直冇有響起來,在他的目光中,探測儀器的指針被撥動,隨後,才發出了尖銳的鳴叫。

整個實驗室裡的人都驚醒過來,有個與劉陽差不多年紀的人驚問:“這是發生了什麼事?”

王林棟看著探測儀上的數據,驚疑不定地道:“應該是有外星生物出現。”

劉陽跑近前去:“王老師,這是怎麼回事?”

一屋子的人想辦法開始聯絡特備兵隊伍,西裡隱身回到裡間的時候,楊思亦也從床上爬起,她揉了揉眼睛,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剛出來裡間的門,她便聽到父親道:“已經聯絡到不遠處的特備兵,他們已經在趕來的路上,我們現在要小心整理實驗室數據,不能讓數據丟失。”

楊思亦知道發生異常事件,實驗室數據不容有失,便專心整理平日裡自己管理的數據報告。

西裡仍然是隱形狀態,他出了洞壁,仰頭望去,一個小型的太空船停在洞壁上方,似乎是在四處搜尋資訊。

西裡回頭看了一眼在專心整理東西的楊思亦,雙手漸漸拉伸,一道無形的光圈從他的掌心形成,他往上舉起手時,接觸到他掌心光圈的空氣都漸漸膨脹起來,形成高溫屏障,直到逐漸蓋住整個山洞,西裡才停了下來。

天空中有一道光躍下,碰撞在西裡的光壁上,光壁稍稍晃動了一下,西裡便聽到太空船裡發出的聲音:“回報,下方有一道不明高溫屏障。”

接著是對方內部組織的回話:“他們不可能在空氣中設置下高溫結界,控製不好,裡邊的空氣就也會高溫化,空氣逐漸稀薄,地球人不可能離開空氣生存。”

西裡聽到這些聲音,再次把目光投入半空中的太空船內,這是在太空船指揮中心發生的對話,對方是這個銀河星係內的生物,不屬於地球生物,對地球人來說,是同銀河係的外太空生物。

他們頭大身體小,呈倒葫蘆形狀,身上有著明顯的血管在流動,相比起來,西裡覺得自己的樣貌和基因反而與楊思亦他們更像是一個星係的,而這些生物根本就差彆很大。

他們擔憂的空氣稀薄問題早在他的考慮範疇,他能使用空氣結界的時候,就已經控製好空氣間的溫度和熱量傳播了。

“形態種子還在下邊,剛纔收到波動信號,現在信號被不明形式切斷了。”

他們說話的內容都被西裡清楚知曉。

不一會兒,不遠處有許多戰鬥機,和坦克朝這邊開來。西裡知道這些便是楊思亦他們的特備兵部隊。

那些戰鬥機圍住了空中的太空船,地上的坦克炮口和機槍也都指向了太空船。

西裡回到了實驗室裡的楊思亦麵前,楊思亦正好把整理的數據上交給楊父,楊父把數據放在

過去就一直準備著的保險庫內。

劉陽在大家收拾好數據前,已經和來到的特備兵交流起來,其中一個人還來到楊思亦的麵前:“思亦,彆擔心,不會有事的,我們會保護你和伯父的。”

西裡看見楊思亦聞言隻是點了點頭,神色也並冇有多大歡喜,隻是禮貌的表示了“謝謝”。

楊思亦對自己冷淡時,西裡滿心不願意,而此時,楊思亦對彆的男人冷淡,使得他的嘴角掛上一抹笑容。

-形的光圈從他的掌心形成,他往上舉起手時,接觸到他掌心光圈的空氣都漸漸膨脹起來,形成高溫屏障,直到逐漸蓋住整個山洞,西裡才停了下來。天空中有一道光躍下,碰撞在西裡的光壁上,光壁稍稍晃動了一下,西裡便聽到太空船裡發出的聲音:“回報,下方有一道不明高溫屏障。”接著是對方內部組織的回話:“他們不可能在空氣中設置下高溫結界,控製不好,裡邊的空氣就也會高溫化,空氣逐漸稀薄,地球人不可能離開空氣生存。”西裡聽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