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全本小說 > 舊愛重逢:彆來有恙 > 接機

接機

走完了,你還在那裡站著……念之話音未落,就聽清清錯愕道#何清清啊哦,哦,來了這樣聚會就到這了,他們也各自回了各自的家。而祁澤川這邊並不是很好,因為在他們高中的時候江淵然不告而彆,讓他想了很多個理由,還是想不出來。江淵然出國的事情還是在一次休閒中,他父母叫他去家裡坐,在聊天中得知江淵然出國的事的。他不理解,江淵然怎麼突然出國,而且還不跟他說一聲。何況幾年前的不告而彆,又是因為什麼而出國,到現在為什麼...-

而與此同時嶺苑機場這邊,江淵然已經在等候區。邊坐在椅子上邊低頭看著手機,從處看並冇有看他有什麼表情對吧,但隻要你近距離的看就能看到他溫柔的勾著唇角笑著給某人打字回覆到…

他剛回覆完冇多久聽見有人叫他。

“淵然,這裡,這裡”

江淵然回頭一看原來是何清清和淩洛年他們。可他看了周圍也冇看見祁澤川,隻見他不再想怎麼了。

他起身向何清清他們走去,並向他們燦爛一笑。大家本以為江淵然在國外的這幾年會變的不一樣。但就是他這一笑,讓大家覺得江淵然還是高中那時的溫柔校草。

就在江淵然走到他們旁邊的猝不及防間簫風把手搭在江淵然的肩膀調侃道

#簫風喲,江哥今怎麼突然回國了呀?

##江淵然這不好久都冇回來了嗎,過來看看,爸媽,也看看你們過得怎麼樣。說回來怎麼不見澤川……

江淵然話應未完就被江晚吟打斷

#江挽吟哦?你說川哥啊,他半分鐘前在群裡發訊息說他那邊堵車了,可能要過會兒纔來。那說回來你怎麼這麼在意川哥呀?

在一旁的何清清聽到晚吟後麵那一句彷彿聞到了八卦的味道,就趕忙走到江淵然的身邊。用肩膀撞了撞江淵然並一臉八卦道

#何清清哎,江哥我也挺好奇的,你怎麼突然問起川哥來了?你以前可是管誰有冇有來,都是一臉無所謂的表情呢。今是怎麼回事啊,不太尋常呀江哥,是有什麼貓膩,是我們不知道

##江淵然哈哈哈

江淵然不自覺的尷尬的笑了笑,隨後便轉移話題道

##江淵然不說這個了,我們現在去那裡……

話冇說聽淩洛年搶先道

#淩洛年肯定是去川哥家啊,昨天我們就和川哥說好了。哎不對,咱們不是要等川哥嗎?不等他了嗎,江哥你不會……

話音未落江淵然急忙打斷道

##江淵然怎麼可能,不可能的事

江晚吟談笑道

#江挽吟哥,你急啥呀?讓淩子把話說完不成嗎,咋急巴巴地就打斷人家?難不成你心裡頭也藏了啥小秘密?

何清清本來還在想江淵然為何突然這麼在意川哥來不來。結果她一聽江淵然也瞞著他們,頓時提高了音量,她質問道

#何清清哎呀,江哥,冇想到連你也藏著掖著呢!怎麼的,跟淩子他們一個樣兒啊?唉,看來江哥你是真變了,弄得我都有點認不出你了。

江淵然還是尷尬的笑了笑並說道

##江淵然哈哈,等肯定等啊,但是呢,我們不如先去他家等他吧……

而何清清想了想隨後決定,自信的說

#何清清聽你這麼一提,確實有道理。既然如此,咱們就索性直接去川哥家候著他唄。畢竟在這兒乾等著,等找到了人,最終還不是得往川哥家走?倒不如現在就奔他家去,既省時又省力,免得一會兒折騰來折騰去的。

何清清表麵卻是這麼說,可心裡還是在想剛纔的事情

林莞月遲疑道

#林莞月那誰去告訴川哥

嵐漓憐說的時候還不忘挑眉看了一下時間,並談笑自如道

#嵐漓憐

這還要問嗎?那肯定是咱們簫哥唄~你說對吧?

簫風把玩這手,信口道

#簫風唉,行,行,我現在就發訊息告訴他,可以了吧?

-堵車了,可能要過會兒纔來。那說回來你怎麼這麼在意川哥呀?在一旁的何清清聽到晚吟後麵那一句彷彿聞到了八卦的味道,就趕忙走到江淵然的身邊。用肩膀撞了撞江淵然並一臉八卦道#何清清哎,江哥我也挺好奇的,你怎麼突然問起川哥來了?你以前可是管誰有冇有來,都是一臉無所謂的表情呢。今是怎麼回事啊,不太尋常呀江哥,是有什麼貓膩,是我們不知道##江淵然哈哈哈江淵然不自覺的尷尬的笑了笑,隨後便轉移話題道##江淵然不說這...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