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全本小說 > 婦產科醫生暴富指南 > 孩子不懂事,千萬彆放過他

孩子不懂事,千萬彆放過他

定,讓何氏緊張的情緒微微緩解了幾分,隨即她又從袖子內掏出元氣丹。“王姐將她扶起來,娘你去取杯水,再去準備一些乾淨的白布和剪刀,剪刀用熱水燙一燙。”將丹藥喂到何氏嘴裡,看著何氏就著溫水吞嚥下去。司姚深吸口氣,跪坐在何氏身邊,雖然說她前世經常替胎位不正的孕婦轉動胎位,可那都是在生產前,而且有眾多同事和現代高超的醫療技術,在醫療和人手如此匱乏的情況下轉動胎位,她也是頭一遭。察覺到王姐和司母的視線牢牢盯著...-

一陣白光過後,係統的電子音在司姚腦海中響起。

【恭喜宿主,獲得特級獎品,係統空間一份,目前等級為一級,體積為二十立方米,宿主可通過升級來提高空間等級。】

司姚在係統的幫助下,用意念進入空間,雖然空間地方不大,可確實是方便,而且以後還能升級。

很好,看來係統作用還是挺大的。

司姚對這人工智障稍微滿意了點。

將係統獎勵的速效救心丸用小包分裝好後,司姚上床睡去,屋外明月高懸,月光灑在青石板地上。

一夜無夢。

晨光微熹,東方既白,夜色悄然褪去,村子裡家家戶戶飄起炊煙。

司姚洗漱完後來到何氏的房間,何氏看到她進來,原本焦躁不安的麵龐擠出一絲笑容。

“小妹,你來了,你快來瞧瞧,孩子一直哭鬨不止。”

“是不是餓了,嫂子今早給他餵奶了嗎?”

“餵了餵了,他一哭我就給喂,隻是喂完消停個幾刻鐘,又開始哭鬨。”

司姚湊近看去,眉頭微蹙,何氏又在給孩子餵奶,隻是卻聽不到小孩吞嚥乳汁的聲音。

“嫂子,你□□脹痛嗎?”

何氏當即紅了臉,支支吾吾了好久。

“倒,倒是不痛。”

司姚心下明白了,這是母乳不足的表現,看來這孩子需要喂些奶粉或者羊奶,想到昨日完成任務獎勵的那五兩銀子,她決定去村裡一戶剛產下小羊的人家買些羊奶回來。

跟何氏說明情況後,司姚拿著家中的竹筒出了門,順著司母指的路來到了張嬸家。

“哎呦,姚丫頭來了,快來家坐坐。”

司姚還未敲門,就見院門被從內拉開,一位圓臉的中年婦女熱情的招呼著自己。

“張嬸子,這麼早就要去地裡乾活呀。”

“哎呦,可不是,趁現在天氣涼些,趕緊去地裡,等日頭曬上來,天太熱就乾不了活了。”

這也是司姚為何早早來上門買羊奶的原因,看對方一家人已經拿著農具打算去地裡,司姚也不再寒暄,開門見山道。

“嬸子,我想來你家裡買些羊奶。”

“行呀。”張嬸將司姚迎進來,把她帶到羊圈附近,開始現擠羊奶。

正在此時,敲門聲傳來,司姚聞聲望去。

隻見一位身穿青色竹紋廣袖長袍的男子正在敲門,他相貌俊美,身形修長,宛若青竹亭亭立於原地。

那人看到司姚望向他,露出一個端方溫潤的笑容。

“哎呦,今是什麼日子,溫公子竟上我家門了。”

司姚看張嬸子羊奶也不擠了,喜笑顏開出來迎著那位溫公子。

“張嬸,家裡侄子年幼,吵著要吃羊奶酥,我便來帶他買一些羊奶,順便帶他出來走走。”

那男子聲線清潤,說話平緩,語調中夾雜著幾絲笑意,司姚心中讚歎,這人聲音可真好聽。

張嬸利落地將司姚要的羊奶裝進竹筒裡,笑著接過銀錢後,便轉手去招待那位溫公子。

“你快將糖給俺一塊,不然俺就找人揍你。”

司姚剛接過竹筒打算回去,就聽到了一道熟悉又欠揍的稚嫩童聲,她低頭看去,原來是她的堂侄司虎。

之前她隻注意到那位溫公子了,倒是冇注意,這位公子還帶了個跟司虎年紀相仿的小孩,不過跟小霸王司虎不同。

那位溫公子的侄子,像仙童一般可愛,隻是麵色有些蒼白,看見司虎張牙舞爪的威脅他,有些怯懦地躲到了溫公子身後。

司姚看到如此場景,微挑眉頭,打算上前去教育一下司虎。

“你,你竟然不給俺,你這個冇爹的野種!”

司虎眼疾手快衝上前將那小孩手中的糖塊搶走,又狠狠將人推倒在地。

他的動作太流暢,在場的大人一時間都未反應過來。

“嗚嗚,小叔,我疼。”

司姚快步上前,和溫公子一起將孩子扶起,看到他蒼白的小臉上冷汗直冒,胸口起伏極大,捂著胸大口喘息的樣子,心下一驚,這是好似是心絞痛的早期表現。

“安兒,安兒,你怎麼了?快,快去請大夫。”

司姚看到那位溫公子神情慌亂,叫身後小廝去請大夫,他則將孩子抱起來,快步走向院門。

【滴,檢測到病人安兒心絞痛發作,現釋出任務,請宿主成功救治病人安兒。】

“公子請留步,我略懂些醫術,讓我來看看。”

司姚叫住他,快步上前,將孩子橫放到地上,看到小孩已經瞳孔擴大,呼吸停止,她心裡一驚,這是心臟驟停了。

不再多言,司姚將雙手放置到孩子胸骨中下的位置,雙手疊加開始按壓,一邊喊道。

“將孩子頭轉向側麵!”

“好,好。”

見孩子仍無呼吸,司姚在心中喊道。

[係統,兌換紗布!]

【好的宿主,乾淨紗布一盒,共花費1積分,已經放到您的袖內。】

司姚將紗布取出,蓋在孩子的口唇上,看向雖然慌亂,但仍保持鎮定的溫公子。

“聽我說,我每按壓三十次,你就往孩子嘴裡呼氣兩次,聽懂了嗎!”

“懂了懂了。”

就這樣,司姚每按壓三十次,溫公子就人工呼吸兩下,二人配合默契,幾個循環後,孩子慢慢睜開了眼,小聲啜泣起來。

司姚長呼了口氣,看著在男子懷裡啜泣的孩子,心裡有些不忍,從袖中實則是從空間內掏出一紙包速效救心丸遞給那男子。

“切忌情緒大悲大喜,保持心態平和,飲食清淡些,心痛發作的時候不要躺下,要坐著,每次發作的時候喝一粒藥。”

話畢,司姚黑著一張臉,看向已經被驚呆的司虎和旁邊抓住他的張嬸。

她一把抓住司虎,把人按在台階上對準屁股就是幾巴掌。

“哇啊啊啊!”

爆哭聲響徹雲霄,驚起了一眾落在院外樹枝上的雀兒。

【恭喜宿主成功完成任務,現發放獎勵。】

【獎勵白銀五兩,中醫書籍x1,藥草大全x1。因書本過大,自動放置到係統空間內。】

【因宿主任務完成度百分之百,現額外獎勵抽獎機會一次。請問宿主要使用嗎?】

[暫不使用。]

司姚回覆完係統後,冷眼看著麵前眼淚鼻涕一起流的司虎。

“你要是以後再說這樣的話,小心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聽到了冇有。”

“嗚嗚嗚,俺要告俺娘去!”

司虎甩著鼻涕跑開。

司姚餘怒為消,轉過身看著安撫著安兒的溫公子。

“溫公子,我那堂弟不懂事,你千萬不要放過他,一定要帶著仆從上門討回公道啊!”

“好,小孩子不懂事,我一定看在你的麵子上放......啊?”

司姚看著那男子一雙桃花眼中滿是錯愕,嘴巴翕動,卻不知說什麼。

司姚恨鐵不成鋼,“他就是天性本惡,你一定要上門替你侄子討回公道,不然你侄子不是白受委屈了!”

看著溫公子再三確定一定會上門討回公道,司姚才徹底放心,她走向張嬸子,笑著接過對方手裡的竹筒。

“讓嬸子看笑話了,那小子就是欠揍,要是以後你看到他搗亂,一定要狠狠揍他,千萬不要手下留情!”

“啊,好。不過姚丫頭,你這一手醫術是從哪學的?”

司姚看張嬸滿眼都是驚訝,語氣中也帶著欽佩之意,笑著開口。

“我擱家中自己翻醫術學的,嬸子以後家裡要是有人生病了,記得來找我,家裡侄子還等著喝奶呢,我就不叨擾了,嬸子再見。”

“哎,好嘞,姚丫頭慢走,嬸子以後有什麼小毛病可就都找你了!”

司姚從張嬸家回來後,發現司母正在做早膳,她拿著羊奶遞給司母。

“娘,煮的時候點些醋,去去腥味,到時候給侄子當奶水喝。”

“哎,好嘞,姚兒快去休息休息吧,等會出來吃早飯。”

司姚進到自己房內,將門鎖上,打開係統麵板,將她新得的那一次抽獎機會用掉。

一陣白光過後,係統的電子音又響起。

【恭喜宿主獲得中級獎品,基礎中藥櫃一份,目前等級為一級,內含四十種常用中草藥,宿主可通過升級來提高等級。】

【中藥櫃已放置到空間內,宿主是否選擇檢視。】

[檢視。]

司姚的意識進入係統空間內,看到擺放整齊的幾十箇中藥櫃,她一一細數過去。

紅棗,枸杞,山藥,甘草......

不錯,雖然隻有四十個,可都是最常用的藥材,看來她要好好做任務,爭取早日給中藥櫃升級。

[係統,升級中藥櫃要多少積分,下一等級和現在的等級有什麼不同?]

【宿主您好,升級中級獎品中藥櫃需五百積分,二級中藥櫃的藥材種類將拓展至二百種,您目前的積分為999積分,請問需要升級嗎?】

司姚心中思索著,雖然已經夠升級藥櫃的積分了,可她這積分來之不易,不清楚下一次任務在什麼時候,還是先攢攢積分吧。

[那升級空間需要多少積分?]

【宿主您好,升級特級獎品空間需要三千積分,二級空間體積擴展為二百立方米。】

司姚在心中倒吸口涼氣,冇想到中級和特級獎品之間相差這麼多。

“姚兒,吃飯了。”

司姚從空間內收回意識,起身前往正屋。

正屋內,何氏正在給用勺子給孩子餵羊奶,司姚湊過去,看到孩子不再哭鬨,臉上露出個笑容。

她坐在炕桌旁,看著桌子上的兩碗荷包蛋和四個白麪饅頭,心裡不是滋味。

嫂子何氏剛生產完,夥食好些也就罷了,給她準備的也這般好。

雖然荷包蛋和白麪饅頭在現代常見,可在古代農戶家,說是奢侈品也不為過了。

想到此,司姚眼眶微濕,她在現代是孤兒,從未感受到這般關懷。

司姚環視一圈並未在房內發現司母,她起身前去廚房。

一掀門簾,她就看到司母正站在灶台邊,吃著一個乾得能噎死人的黑麪窩窩頭,灶台上一隻有些破損的瓦碗裡裝著些漂浮著雞蛋碎末的清湯。

一時間司姚心裡有些堵得慌,她上前幾步,拿過瓦碗和司母手裡的窩窩頭。

“娘,跟我一塊去正房。”

“姚兒,娘隨便在廚房裡吃幾口就行,端來端去太麻煩了。”

司姚看向司母,並未說話,卻無端有幾分壓迫感,最終還是司母低了頭,二人一起去正屋。

司姚將自己碗裡的荷包蛋夾進司母碗裡,又將白麪饅頭也放到司母身邊,自己就著那半碗雞蛋湯吃著拉嗓子的窩窩頭。

“姚兒,你吃雞蛋就行,娘不愛吃雞蛋。”

司姚並未聽信司母撇腳的理由,她從袖子裡掏出係統獎勵的五兩白銀,放到桌子上。

“娘,以後家裡的花銷我來負責,每月五兩銀子的夥食費。你和嫂子每日都做些帶葷腥的膳食,咱們家每頓飯必須保證有雞蛋和白麪饅頭,你要不按著我說的來,故意省錢,每個月五兩的銀錢剩多少,我就扔多少!”

“五,五兩?”何氏驚訝道。

“對,就是五兩,以後不要在夥食上省。”

司姚看著司母眼眶濕潤,用手背抹淚,她心中一軟,剛想說幾句軟話哄哄司母,就聽屋外傳來砸門的聲音。

“開門!”

-要使用嗎?】[暫不使用。]司姚回覆完係統後,冷眼看著麵前眼淚鼻涕一起流的司虎。“你要是以後再說這樣的話,小心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聽到了冇有。”“嗚嗚嗚,俺要告俺娘去!”司虎甩著鼻涕跑開。司姚餘怒為消,轉過身看著安撫著安兒的溫公子。“溫公子,我那堂弟不懂事,你千萬不要放過他,一定要帶著仆從上門討回公道啊!”“好,小孩子不懂事,我一定看在你的麵子上放......啊?”司姚看著那男子一雙桃花眼中滿是錯愕...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