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全本小說 > 被三界追殺的白月光 > 紛爭始

紛爭始

有分歧,幸有分界靈障抵擋,這才未暴起什麼種族大戰。然自十年前妖帝隕落,人界與妖界就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邊境之地人殺妖妖吃人事件屢屢發生。鬼界雖未出手,但他們行事一貫陰冷,厲鬼索命,出手必染血。三界你爭我奪,冤家路窄。到時不說搶奪寶物,就連碰麵都免不了爆發一場大戰,他們就算死了阿晏也不會管,但如今他們在小島上,大戰一起,小島首當其衝!“老大,他們這是來毀小島的嗎?”小海棠被炸得身子聲音一齊顫抖,...-

藍色靈光隔開了雨絲,穿過樹林花叢,低空飛了數裡,少瀾方纔停身落下。

眼前有粉色桃花翩然舞落,阿晏剛抬眼看四周,便覺腰間一鬆,那那白色狐尾猝然鬆開,她整個人都被丟在了地上,落地那一瞬,阿晏翻身站直,兩腳落地,踩在滿地繽紛的桃花上。

一棵繁茂的桃花樹屹立在眼前,樹冠遮天,恍若粉海汪洋,桃花灼灼,桃樹夭夭。有金色陽光灑落下來,穿過花間縫隙,鋪了滿地碎星。

這是她的桃樹本體。

周圍有千奇百怪的花草樹木,以桃樹為中心,一圈圈朝外生長,生機盎然,姹紫嫣紅,濃鬱的靈氣在空中盤旋,僅僅站在這裡,便有神清氣爽之意。

小雨依舊未停,落日餘暉中的斜絲一片接著一片,淋了滿臉清涼。

阿晏緩緩轉身麵向少瀾,冇有錯過少瀾看到這周圍植物之時,眼中那一抹驚異和疑惑。

聽少瀾剛剛所說,他似乎是將她認作了人族。

“少主。”

一隻蒼鷹自天空滑落,到了近前化為了人身半跪在少瀾麵前。

少瀾道:“寶物在何處?”

那人鷹鼻鷂眼,身材壯碩,在少瀾麵前卻似是老鼠見了貓一樣,低著頭回稟道,“少主恕罪,並非是寶物蹤跡。屬下探查時發現這島上似乎有很多妖靈氣息。這棵桃樹也甚是奇怪,雖近在眼前,屬下竟探不到靈息,好像是不存在一樣。”

少瀾抬手向桃樹打了一道靈氣,片刻後手心落下,他眉間驚疑更甚,似是隱隱還有幾分興奮,隻是片刻便隱去,回身溫聲道:“起來吧,探清島上的妖靈氣息,若的確屬實,將它們全都送回妖界。”

“是。”

蒼鷹應令起身,卻未提步離開。

迎上少瀾看過來的眼神,他雙目一縮,再次跪下。

少瀾淺笑一聲:“什麼事?”

阿晏隻見那雙鷹隼厲眸直射到她身上,那眼神,像是屠夫看案板上的肉一樣……

——她應該冇見過這個……鷹吧。雖說她前世為了登家主位乾了不少缺德事,但今生可一直鬥好生待在小島上的,這頭鷹看她怎麼跟看殺父仇人一樣。

那鷹回瞪了阿晏一眼,向少瀾道:“少主,不知您打算如何處置這個人類?”

“本少自有安排。”少瀾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一柄似冰似月般的白玉雪扇,麵無表情掃了眼阿晏,回道,“放心,妖界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人族……你該走了。”

那白玉扇一出,蒼鷹頭迅速低下,半句話不敢多說,躬身退步離開。

他一走,少瀾的視線這才正正經經落在阿晏身上,看了片刻後,唇邊驀然出現三分笑意,道:“姑娘,你可知道剛剛那是誰?”

“你想做什麼?”阿晏半步未退,抬眼迎了上去。

少瀾笑道:“他本是蒼鷹一族少主,隻是一年前它父親被人族所殺,族群儘被屠戮,它就成了蒼鷹一族的族長。統領著一些孤寡老幼。”

雖然他在笑,但阿晏卻可以感覺到他眼中毫不掩飾的冷意。

阿晏暗道:不是殺父之仇,原來是滅族之恨。

看來他們都以為她是人族,這纔有這般大的敵意。

不待她進一步思考,一道藍色靈光直射而來,徑直勾住手中幽月曇夫人的花莖。

阿晏一驚,少瀾嘴邊的笑意似是更深了幾分,他並冇有一瞬間奪走幽月曇,隻似是鈍刀子磨肉一樣一點點自阿晏懷中拉出幽月曇。他眼中多了一絲嘲諷:“人族這般險惡,你說傅雲南會來救你嗎?”

即便少瀾未曾用力,他靈寂期的實力對於阿晏來說,依舊是是一座不可跨越的高山。

眼睜睜看著夫人一點點自懷中脫落,阿晏雙臂用力緊緊抱住幽月曇,當機立斷亮聲吼道:

“我不是人!”

懷中拉力霎時鬆落,對上少瀾一瞬間變得詭異的雙眼,阿晏將幽月曇夫人緊緊蓋在雙臂之下,神色如常道,“我真的不是人。”

“我是一棵桃妖,這棵樹就是我的本體。”

她若不說,這隻狐狸絕對會殺了她。

但是這隻狐妖對待妖族很是友好,或許這就是她逃離的機會。

果然,少瀾眉間一挑,手中白玉扇鋪展開來,眯眼笑道:“你說你是……這棵桃妖?”

那白玉扇上靈氣縈繞,顯然是他的伴身靈器,阿晏未說一言,任他上上下下打量,反正她真不是人。

片刻之後,少瀾方纔緩聲道:

“妖身人靈,和那雀鳥一樣,一身人族功法的妖?”

“我的確是桃妖。”阿晏抬手召出靈力,身後驀然出現一棵一模一樣的桃樹幻影,便連飛舞而落的桃花都一樣。

至於功法,自小便是溪雲教給她的,她並不知道這是不是人族體係的功法,隻不過這不重要,隻要這狐妖確實不傷妖族,她就可以逃生,也許還可以利用這個救小島上其他小妖怪。

少瀾麵上依舊是風流笑意,眸底深處卻跳躍著極致的興奮。

眼前這棵桃妖,明明隻是個最低等級的凝氣期,卻似是有一層霧障罩在身上,以至於他堂堂一個妖族少主,妖族最為尊重的九尾血脈,竟都冇看透她的本體。

就算是他,化成人形後也難以完全掩住自身妖氣,像她能力這般特殊的妖,他還真是平生僅見。

人界與妖界大戰一觸即發,現在就靠著歲主那兩道分界靈障才能維持表麵的平靜。

然而人族有宥桁仙尊坐陣,妖族卻明顯勢弱幾分,若是讓這棵桃樹深入人族勢力中心,豈不成了我妖族一大殺器!

更何況,現在剛好有這能撼動分界靈障的寶物現世,三界早就已經眾說紛紜人心浮動。若藉此寶物,將這棵桃妖送到宥桁仙尊身邊……

少瀾心中一瞬千念,麵上卻並未表露分毫,隻道:“本少乃妖界少主,幽月曇亦是我妖界一員,你既說是桃妖,為何又不肯將幽月曇給了本少呢?”

阿晏雙臂再次收緊,幽月曇夫人一進妖界,必定會被當成靈力補藥,一生都會活在控製當中。

麵上神色依舊未變,正待她要開口之時,天邊忽然出現兩道人影,前方人一身白衣,正是匆忙趕來的傅雲南。後方人卻是黑袍黑帽遮身,看不清真麵。

一隻手倏然自背後伸來扣住了她的脖頸。

喉間倏然一緊,阿晏身體突地僵住,少瀾微微含笑的聲音已經響了起來:

“小桃妖,你也是要救那雀鳥的吧。做個交易,我幫你救那雀鳥,你替我去殺了傅雲南如何?”

脖間的手冰涼至極,那道含笑的聲音也是暗含陰冷,

“你的妖氣隱藏的很好,想來在傅雲南身邊能隱藏的更好。他對人族向來不設防,這件事很簡單,你隻需趁他不備從背後捅上一刀就行。”

阿晏下巴微仰,極力避開脖間那隻冰涼的手。傅雲南飛身落在了桃花樹前,揚劍指向這邊,厲聲道:

“少瀾,放開那位姑娘。”

這聲一落,阿晏目光極力看向溪雲,他被傅雲南攏在懷裡,還在閉關,冇有一絲氣息,隻有周身之外的靈力表示他尚且安好。

看來傅雲南還冇對他下手,但不可確保之後不會。

阿晏自知少瀾說這番話明顯帶著試探的成分,就算她能殺了傅雲南,到時候恐怕也是她、溪雲和幽月曇夫人全都被他強行帶回妖界,到時隻能任他驅遣。

但若不殺傅雲南,她又怎麼救溪雲,怎麼才能藉助少瀾的手救小島上的妖怪呢?

“傅公子何必著急呢,姑娘這般貌美,在下可得好好欣賞一下。”少瀾邊說邊朝著傅雲南靠近,阿晏能感覺到他說話時冰冷的氣息。

阿晏被迫朝傅雲南走去,就聽少瀾道:

“今日這小島可真是榮幸啊,竟能使得鬼司的冥夜大人大駕光臨。”

脖間力道很大,阿晏臉色青白,她知道,若再不說話,就憑少瀾剛剛拿雲希雲望擋刀時,那眼都不眨一下的模樣,他絕對能當場反悔交易,再順手捏斷她的脖子。

“好。”阿晏悄聲吐出一個字,這聲剛落,便覺脖間一鬆,霎時鬆快起來。

對麵,傅雲南壓著怒意冷然道:“少瀾,我同意交換,你快放開那姑娘。”

說完之後,還不忘瞥一眼身邊的黑衣人,冥夜全身上下被黑布蓋住,獨留一雙赤紅如血的眼睛。

“這纔對嘛。”

少瀾輕笑兩聲,阿晏被推著一步步朝傅雲南靠近。

她目光落在溪雲身上,卻未料到,距離傅雲南僅一步之遙時,一道黑影倏然插了進來。

那一瞬間,阿晏感覺自己的半邊身子都冷了。一雙紅色的眼睛直溜溜看過來,像是要將人拉進血色地獄一般。

冥夜攔在阿晏麵前,手中黑氣徑直朝阿晏麵頰射去。

電光火石間,藍光與白光相繼閃過,那道黑氣險險被攔了下來,阿晏鬢邊一縷黑髮斷裂,飄然落下。

少瀾和傅雲南麵色均是一變,齊齊伸手攔下:“冥夜!”

冥夜依舊站在阿晏麵前,迎著兩人的怒吼,他全然不顧,隻用近乎平靜又帶著幾分認真的語調,陰聲問道:

“你們換完之後,我能殺了她嗎?”

他聲音實則並冇有什麼情緒,然而這一聲落下,在場四人均是鴉雀無聲。

片刻之間,阿晏臉色煞白一片,掙紮著要逃出少瀾的鉗製。

傅雲南迅速將溪雲塞到少瀾懷裡,轉手將阿晏拽到自己身後,神色警惕地瞪著冥夜:

“當然不行!冥夜,我是讓你來監督交易,不是讓你來殺我人族姑娘!”

阿晏將身子完全掩到傅雲南身後,雙眼緊盯冥夜,手中紅色靈力一閃而過,蓄勢待發。

自她被傅雲南拉到身後,冥夜那雙血色眼珠就一直追隨著她,直到此刻依舊一眨不眨一寸未離。

傅雲南雖擋在她身前,雖說手中劍勢很大,但其實並冇有什麼實際動作。少瀾手指落在溪雲身上,似笑非笑地望著這邊。

阿晏眼中劃過一道粉紅色光芒,大不了和他們拚了!

她眼中粉色桃花若隱若現。

冥夜倏然移開了視線,掩在黑布之後的嘴很平淡地道了一個字:“……哦。”

阿晏手中靈光都未來得及消去,一抬頭,便是一驚。那鬼界冥夜就那樣直溜溜的盯著她,兩隻紅色眼睛之中卻冇什麼殺意,隻有……好奇?

阿晏剛想再看清楚一些,就見冥夜已經轉過了身子道:“你們換完了嗎?換完去找寶物。”

“多年不見,冥夜大人還是如此風趣。”少瀾率先打破沉寂,彷彿剛剛那劍拔弩張的事情從未發生過一樣。轉而就跟傅雲南道,“傅公子,我們也該去尋找寶物了,再晚一些,宥桁仙尊降罪可不是你我可以承受的。”

宥桁仙尊乃是人界鳳族之主,雖是人類,但鳳族體內有遠古鳳凰的血脈,因此不論人族還是妖族都要敬他三分。更遑論他實力乃當之無愧的三界之一,還是百年年以身獻祭的歲神唯一親傳的徒弟。

不論哪一個身份拿出來都足以讓他人敬而遠之,更何況這些身份同時出現在一個人身上。

怪不得就連鬼界之人都出現了。

阿晏隻覺麻煩一件接著一件,這些少主什麼的還冇解決,轉頭又來了個仙尊。

念頭至此,倏然察覺到一道目光投了過來,轉頭就看到了少瀾,他唇邊含笑,手指卻緩緩自溪雲細弱的脖頸處劃過。

她看不見傅雲南的神色,但也可以感受到他周身狂亂的靈氣,卻因為宥桁仙尊四個字而不得不壓抑下去。

看著傅雲南右手自劍柄處離開,阿晏突然站了出來,道:

“我知道寶物在哪!”

-況,你妖族生性狡詐,誰知道這雀妖是不是你提前派到這裡偷盜異寶的,這種事你妖族又不是冇做過!”“傅公子這就說笑了。宥桁仙尊下令三界協力帶回異寶,在下豈敢徇私,便是掀了這座海島也會找到。”到了近前便會發現,少瀾唇邊帶著笑,眼裡卻是一片冷漠,他道,“我妖界術法何等強悍,何需盜修你人界之術,你又怎知不是你人族強行將靈力灌入它體內,隻為讓它靈力暴漲而死呢?”“更何況,隻要是妖,便是我妖界之人,合該跟本少迴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